反其道而行之的乐刻,应用平台化、24小时、月付制。某种程度上,乐刻app就像是健身行业的淘宝,门店、教练入驻,用户直接选择,而乐刻要做的,和淘宝一样,让每个商家、教练在乐刻平台获取等同的机会、流量和成长。

2020年1月10日,运动健身互联网平台乐刻运动联合微信支付、腾讯视频、IDEA、IWF等发布“健身教练新十年”计划,为教练设计六种职业发展路径,试图改变健身教练的职业版图。

 

目前,乐刻在全国的8座城市有500家门店,主打300平方米的小型健身房。

与此同时,健身房管理者水平普遍不高,健身房无法为教练提供好的职业发展和职业培训,42.9%的教练认为发展上升空间受限。

 

这种情况下,目前乐刻已有7000多名教练入驻,在行业健身房跑路、倒闭不绝于耳,预付制管制大刀随时落下的大背景下,乐刻在2019年交出了不错的业绩成绩单。

 

中国的健身市场,是真正的一片蓝海——目前,中国拥有全球第一大中产消费群体,全球第二大消费市场,但中国的健身渗透率仅1%。

不依赖于强推销,又要完成高留存,只有一条路:提升用户体验。韩伟表示,健身要回归服务,摆脱现在的现金流模式,走正向的市场链条,那么只有把用户体验做到极致,整体才会有未来。

而健身行业的用户体验,核心就在于健身教练。但过往,中国的健身教练给大众留下的刻板印象就是:吃青春饭,文化水平参差不齐。

2020年伊始,乐刻运动联合多家机构此次发布教练新十年计划,为教练设计了6种职业发展路径,包含高收入、培训师、课程研发、门店合伙人、管理运营、健身网红等六种职业发展路径。

据了解,在这个为期十年的计划中,2020年乐刻运动将投入1亿元,未来每年增长20%。

乐刻运动创始人韩伟透露,乐刻在2019年的销售额、收益、店铺运营效率等指标上,都有超过50%的增长。

事实上,过去的2019年算得上是健身行业的“寒冬”——一兆韦德、威尔士等大型连锁健身房所采用的“预付制”,在良莠不齐的健身行业,完全透支了用户信任,品牌留存率过低。

据了解,2019年的两次大促销活动中,乐刻做到了5月单月营收接近1亿,而双11期间则是成交额达到1.11亿,最终有39万个成交订单。

创立五年的乐刻运动,总部位于杭州,2017年底完成C轮融资,2018年底则获得了腾讯的战略投资。

一个主要的原因是,传统健身房盈利模式单一,以贩卖年卡和私教是主要的营收方式,导致健身教练收入以销售提成为主,业绩压力大,收入不稳定。

记者 | 石一瑛

据《2019中国健身行业数据报告》显示,教练平均年龄基本在24-28岁之间,超过40岁的教练仅占1.4%,从业时长超过10年的占2.3%,与之相反的是,年龄25岁以下教练占比高达近五成。

这意味着,只要能够找到用户需求,能够满足用户需求,增速可期。

“科班出身”如主流体育大学毕业生,并不愿意选择成为健身教练,因为这是一份未来规划并不明确的职业,而身在其中的健身教练们同样有职业发展的困扰。

 

上一篇:快讯:小程序概念股异动拉升 麦达数字封涨停    下一篇:《中国体育产业发展报告(2019)》蓝皮书正式发布    

Powered by 购彩平台登录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Powered by 手机购彩平台 @2020 RSS地图 html地图

搜索引擎导航: 搜狗搜索 百度搜索 淘宝购物 神马搜索